献礼祖国70华诞的电影《攀登者》正式上线各大影院,而《攀登者》这部电影主要讲述1960年,中国登山队向珠峰发起冲刺,完成了世界首次北坡登顶这一不可能的任务。15 年后,方五洲和曲松林在气象学家徐缨的帮助下,带领李国梁、杨光等年轻队员再次挑战世界之巅的真实故事,所以关于观看《攀登者》电影的观后感悟,本人准备了以下文章内容,希望对您有所帮助。

《攀登者》观后感悟【1】

有些历史没人讲,我们就会遗忘;

可是有些历史,我们不应该遗忘。

珠穆朗玛峰,8848米,世界海拔最高的山脉。

这是几乎所有人都知道的事实,然而珠穆朗玛峰背后的故事,则没有多少人知道。国庆档电影《攀登者》改编自真实历史,讲述的就是我国登山队和珠穆朗玛峰的故事。

珠穆朗玛峰

珠穆朗玛峰是喜马拉雅山脉的主峰,位于中国与尼泊尔边境线上,珠穆朗玛峰的北坡、西坡和东坡都在中国境内,仅有南坡在尼泊尔境内。1720xx年清政府派出三名人员,专程进入西藏测绘地图,在1720xx年间完成的《皇舆全览图》上,便明确地标上了珠穆朗玛峰的位置。

虽然珠穆朗玛峰的发现是在320xx年前,但因其环境极其恶劣,常年积雪、空气稀薄,暴风雪、雪崩等时常发生,这让人类对其望而生畏。直到1920xx年,人类才首次对珠峰进行攀登(有明确记载的)。这是一支英国登山队,从中国境内西藏北坡出发,但他们没有越过北坳,自己宣称到达的高度是6985米。

1920xx年,英国第二支登山队再次从西藏北坡出发,他们越过了北坳,在到达8225米的高度时,因七人死亡宣告失败。这之后又有十几次的攀登,但均告失败。直到1953年5月29日,尼泊尔向导丹增·诺尔盖和新西兰登山家爱德蒙·希拉里在尼泊尔境内从南坡出发,首次成功登顶珠峰。然而南坡攀登珠峰的难度比北坡小。

我们为什么要攀登珠峰?

1960年,中国正处在最艰难的时期(三年灾荒),而就是在这一年,中国组建了一支登山队,准备攀登珠穆朗玛峰。国家为什么要在最困难的时期去登顶珠峰呢?要知道登顶珠峰要花费巨大人力、物力,甚至要面临着牺牲。

这与政治有着紧密的联系。在上世纪50年代,新中国与尼泊尔进行边界谈判,商讨珠穆朗玛峰的归属权,而尼泊尔却嘲讽:你们都没登上过珠峰,凭什么说它是你们的?要知道尼泊尔在1953年已成功登顶珠峰。

面对尼泊尔的挑衅,我们只能被迫启动登顶珠峰计划。在缺乏经验的情况下,我们曾向苏联求助。1957年中苏提出了1958年侦查,1959年试登,1960年登顶的计划。但后来在筹备过程中,因中苏关系恶化,苏联中断了支援。没了支援,但我国仍然决定,自己来登顶。

在1958年,印度也开始不断干涉我国内政。1960年,我国人员在国外购买登山装备时,得知印度也在暗中筹备登山计划。一旦印度人捷足先登,势必会以此在边界问题上宣传造势。这一消息传回国内,当时的高层领导就下决定,不惜一切代价要先于印度登顶。

悲壮的成功

迫于形势,一支登山队很快组成了,他们来自五湖四海,各行各业,一共214人。然而每一次的攀登,都伴随着受伤和牺牲。在6400米营地,兰州大学学生发生严重高原反应,抢救无效去世;在7300米来自北京大学气象专业的学生因缺氧牺牲;在第三次行军后,登山队有超过40名队员严重冻伤,有的冻掉了半截手指,严重的失去整条胳膊。等到最后要冲击顶峰的时候,只剩下四人可以承担任务。

最终便由王富洲、屈银华、刘连满和贡布四人组成突击队(在《攀登者》电影中原型人物名称作了改变),向珠峰顶峰发起挑战。经过艰难的攀登,他们到达著名的“第二台阶”,这是登顶珠峰的最后一道关卡,但这是一段几乎90度垂直的岩壁,而当时的他们根本没有想到需要带梯子。

面对这绝壁,他们只好采用“搭人梯”的方法,而这样的话,就需要脱掉带冰爪的登山靴才能踩在队友肩上。屈银华没有犹豫,脱下鞋子只穿着毛袜踩着人梯向上爬,后来为了更稳的攀登,他连袜子也脱掉了,因为长时间暴露在低温中,他的脚很快被冻伤,失去知觉(在下山之后,脚趾和脚底做了切除)。

而刘连满作为人梯最下面的人,在将队友屈银华拖上去后,因体力耗费过度,无法继续前行。其他三人把剩下的唯一的氧气瓶留给了他,然后继续冲顶。就这样,王富洲、屈银华和贡布在没有食物、没有氧气、及其寒冷的严酷条件下,凭借顽强的意志,在1960年5月25日凌晨4点20分,三人成功登顶珠峰。这也是世界上首次从北坡登顶珠峰。

再一次的悲壮

电影《攀登者》开头就是讲的1960年的这一次攀登。但这一次攀登因为没有留下影像资料(摄像机在攀登过程中不慎遗失),国际上并不承认我们登顶。甚至我们自己的学生也会质疑:我们当年究竟登没登顶?

于是20xx年后的1975年,中国登山队重新组建,再一次挑战登顶珠峰。这一次,他们不但要留下影像资料来证明自己,更要对珠峰重新进行测量。在这之前,珠峰的测量都是英国人和印度人完成,也因此,西方普遍以英国测量员埃佛勒斯的名字代指珠峰。

这一次我们要自己测量珠峰的高度,并告诉世界,这座世界第一高峰叫做珠穆朗玛峰。电影《攀登者》着重讲的就是这次攀登。这次的攀登过程更加惊心动魄,充满波折,但也更充满人性。场面无法言语描述,希望大家能去电影院亲身感受一下。

当年攀登珠峰时的困难除了亲历者,没有人能感受,我们这代人更是对这段历史一无所知。如果这部电影,能让我们更真实的感受那段历史,那些牺牲。能让我们记住这段历史,记住有那么一群人,曾为国家尊严勇登高峰,这部电影就有意义。

最后说回电影本身,《攀登者》由吴京、张译、章子怡、胡歌、井柏然等人主演。从演技来说没得挑剔,都是实力派;从整体故事来说,剧情饱满,也足够吸引人;人物之间的情感戏也很有看头,尤其吴京和张译的对手戏。要说缺点,可能就是因为这是一部主旋律电影,表达上有些用力,情节上也有点夸张。但总体来说,仍是一部值得一看的电影。

《攀登者》观后感悟【2】

国庆节马上就要到了,今年国庆节的电影市场非常火爆,值得关注的就是国庆献礼片,今天我们来说说说《攀登者》。这部电影的参演者很多,最让我们熟悉的就是吴京、章子怡、胡歌等人。9月30号影片就将全国上映,相信到时候一定会口碑爆棚。

1960年5月25日,中国登山队成功从北坡登顶珠穆朗玛峰,完成人类首次北坡登顶珠峰的壮举。时隔59年,由徐克监制、李仁港执导、阿来编剧,吴京、章子怡、张译、井柏然、胡歌、王景春、何琳、陈龙、刘小锋、曲尼次仁、拉旺罗布、多布杰主演,成龙友情出演的电影《攀登者》袭来。在致敬海报中,五位演员神情坚毅、目光坚定,传递出一往无前的信念和决心。

电影《攀登者》根据真实历史改编,讲述了中国登山队在1960年与1975年两次向珠峰发起冲刺,完成了世界首次北坡登顶这一不可能的任务,并首次完成了珠峰海拔高程的精确测量。电影《攀登者》剧组为了真实还原这段历史故事,影片的主创团队在前期筹备阶段做了大量的史料收集工作,无论是影片中富有历史年代感的场景搭建,还是1960年、1975年中国登山队员所使用的冰镐、冰爪、氧气瓶以及登山服等装备与服装道具,都遵循史料记载,做到真实还原。据了解,为了让演员表演更加真实,剧组的每一位主演都要背着重达17公斤的登山装备进行训练和拍摄。为体验高海拔和极寒环境下的真实感受,主演吴京还在去年年底最冷的时节到海拔5200多米的青海岗什卡雪峰,足足体验了半个月的攀登生活。

在此之前,大概很少有人知道这是中国一段几乎尘封了60年的历史,一个关于民族尊严与捍卫家国的故事。在刚解放时期,珠峰位于中国和尼泊尔两国边境,由于它特殊的地理位置,上世纪50年代,中尼双方因为珠峰的归属问题起了争议。尼方认为珠峰完全在尼泊尔境内,与中国无关。当时中方提议给山峰起一个友好的名字“友谊峰”,尼方也拒绝接受,尼方坚持认为“中国人从来都没有登上过珠峰,何谈珠峰是你们的领土”。为此,国家开始紧锣密鼓的筹备登山队,我们要为了国家的荣誉而战!攀登不只是一项运动,更是一种使命一种态度,不同的年代,不同的岁月,有不同的攀登者,但攀登的精神融汇在每个中华儿女的血液里,流淌在一代又一代中国人的心中。攀登的精神不在浩渺无边的宇宙里,而在一点一滴的小事与日复一日的坚持中。在这个奋斗的时代,每一名中国人都是攀登者。14亿中华儿女在各自的岗位上,在细碎的生活里,传承攀登的精神,追求美好的生活,书写属于自己的篇章。

《攀登者》观后感悟【3】

上海电影人献给祖国70华诞的电影《攀登者》是一部气势恢宏、极富视觉冲击力的大片。在1960、1970物质匮乏年代里,中国登山队员实现首次从北坡登顶世界最高峰珠穆朗峰的壮举本身蕴含了大量看点,极寒气候、缺氧环境、险峻的大山、陌生的征途、瞬息万变的极端天气,构成阻挡主人公登顶的重重障碍,使得影片在呈现人与自然搏斗的视觉奇观之外也拥有饱满的情节张力。

然而《攀登者》真正动人之处却并非情节和画面,而是全片洋溢的一种精神,一种中华民族特有的攀登者精神。这种精神贯穿全片、荡气回肠,让我们走出影院仍激动不已。在笔者眼里,或者说在《攀登者》这部影片里,这种攀登者精神有丰富的。

所谓攀登者精神,首先是一种不畏艰险、排除万难、人定胜天的大无畏精神。 众所周知,海拔八千多米的珠穆朗玛峰被称为世界第三极,常年被厚厚的积雪覆盖,登上它需要超强的体力、耐力和高超的技巧,这是一座让人望而生畏的神山。而从常年得不到日照的大山的阴面,也就是位于我国境内的珠峰北坡登顶更是难上加难,前无古人。然而,没有什么困难能吓到英雄的中国人民。1960年,在国家还处在三年自然灾害的艰苦条件下,中国登山队员硬是以简陋的登山装备实现了人类历史上的首次北坡登顶。此后,又在1975年再次登顶,并完成了首次觇标测绘,测得珠峰的高度为8844.43米,这一高度后来为世界采用。

攀登者精神还是一种坚持不懈、久久为功,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顽强精神。 事实上,中国的两次登顶珠峰都并非一帆风顺。第一次登顶是在原定的中苏联合登山队突然解散,中国人一缺经验、二缺装备的情况下完成的。不幸的是由于这次登顶没有留下影像资料,国际上一直有质疑的声音。以影片中的方五洲(吴京饰)为代表的中国登山人即便在“”动荡的岁月里,也从未放弃再次登顶的目标,始终默默训练、保持体力,终于在20xx年后,收到了国家再次组建登山队的召唤,完成了二次登顶的夙愿。胡歌饰演的登山队员杨光在经历了登顶失败并承受截肢之痛后,几十年不放弃,终于在暮年完成了全球第一例靠假肢登顶的壮举。

攀登者精神还是一种甘为人梯、甘于奉献的自我牺牲精神。 片中,吴京饰演的方五洲在第一次登顶时为了协助队友征服8680米处的第二台阶——一处无法固定钢锥的4米高峭壁,一处让英国登山家无功而返的天然屏障,毅然决定让队友踩着自己的肩膀上去,在极度缺氧的环境里冒着生命危险搭起了人梯,而张译饰演的曲松林为了避免踩伤队友脱掉了登山靴,以至于冻伤脚趾留下残疾。此后,曲松林虽然无法再次登顶,但他承担起了训练新一批队员的重任,甘为1975年二次登顶的人梯。胡歌饰演的登山队员杨光则是因为途中休息时把睡袋留给需要的队友,自己在高寒的风雪中苦熬,才不得不截肢的。中国人之所以历经几千年的苦难而愈挫愈强,就是因为有这些甘为人梯、甘于牺牲奉献的民族脊梁在。

攀登者精神还是一种团结一致、相互协作、共克难关的集体主义精神。 中国登山队在国家条件艰苦的岁月里能够完成北坡登顶珠峰的壮举,上有国家的重视和支持,挤出经费支持购置必要的装备,支持训练,还有当地驻军和藏族同胞在高寒地区修筑道路、保障后勤。具体到登山队,则离不开气象、通讯、医疗、后勤各部门的协作和保障,离不开现场的指挥。虽然最后登顶的只有几个人,但是整个登山队却是由数百人组成。章子怡饰演的徐缨作为一位留苏回国的气象专家就为登山任务的指挥和实施提供了有效的气象资料和及时的气象预警。作为非职业登山运动员,在高海拔地区工作,他们面临的危险一点也不比登山运动员差。但为了保障任务完成,无数幕后英雄都在默默奉献着,因为集体主义精神早已浸透在共和国一代的血脉里。

攀登者精神更是祖国利益高于一切的爱国主义精神。 1960年中国人的攀登珠峰与今天登山运动爱好者们征服天险不同,既有宣示主权的目的,也有为中国人争气的目标,是一次为国登顶。祖国利益高于一切,爱国主义是引领攀登者们的最高精神。正是为了祖国利益,攀登者们才不畏艰险、勇于攀登,才自我牺牲、甘于奉献,才不计得失、团结协作,才坚持不懈、久久为功。因此,观众在电影《攀登者》中感受到的不是一种征服自然的个人英雄主义,而是中华民族昂首世界之林的民族自豪感,是一种生为中国人、深爱共和国的爱国情怀。

因此,在我们感谢包括香港电影人在内的电影工作者所付出的辛苦、赞许他们的艺术才华的同时,也必须认识到,电影《攀登者》的成功,首先在于这一历史事件及其所体现的攀登者精神伟大而宝贵,同时得益于我们广大观众是与祖国同呼吸共命运的骄傲的中国人。

《攀登者》观后感悟【4】

有幸观看了电影《攀登者》的北京点映,观影之前做了一些功课,了解了电影的历史背景和人物原型。

我终于明白,电影海报上的“为国登顶,寸土不让”究竟意味着什么。

攀登珠峰为了什么?

为了捍卫祖国的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为了捍卫祖国的尊严。

如果你觉得,这两句话写在这里显得有些空洞,不妨回忆一下我们国家从鸦片战争以后一路走来的历程。

当国家积贫积弱,只能任人宰割、任人奴役,那一条条不平等条约,那一个个外国租界…

当是时,我们的国,我们的家,却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如果你明白这种滋味,就能明白1960年我国登山队员冒死攀登珠峰的意义。

晚清之际,我们的国家任人凌辱,我们的国民任人奴役,我们的国土任人践踏,这究竟是为什么?难道仅仅因为西方的船坚炮利?仅仅因为西方率先进行了工业革命?

我想,不仅如此,还因为晚清之际,直到民国,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民族,从上到下都丢了魂。

那么如今呢?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的背影已经远去了,但似乎还在人们的潜意识里留下了挥之不去的烙印。

“外国的月亮就是圆”这种崇洋媚外,奴颜卑膝的思想,还不能完全从国民心理中抹去。

所以,《攀登者》这部作品讲的是什么?看完电影我觉得,它应该是一部希望为中华民族唤起中国心,中国魂的作品。

这心,这魂,自古就在。

在齐太史简,在晋董狐笔。在秦张良椎,在汉苏武节。为严将军头,为嵇侍中血。

为张睢阳齿,为颜常山舌。

那么,在这部电影中,便是——

在徐缨子笔,在李国梁刃。

为方五洲肩,为曲松林足。

而我对电影中的“中国魂”,感触最深的有三点。

第一点是,血脉相连,息息相通。

或许由于真挚得堪称“掏心窝”的表演,从没有一部电影如《攀登者》一般,让我如此真切地感受到人和人是连在一起的。

正如主题曲中所唱的“不必有我,登上绝顶”,当第一次登顶时,方五洲用自己的肩膀搭成人梯,当十五年后,他因为受伤只能困守大本营中仰望着不属于自己的珠峰,他的眼神中或许有一丝壮志难酬的落寞与不甘,但更多的是心愿得遂的欣慰与成全。

曲松林亦然,他望方五洲、李国梁成功比望自己成功还切。

而电影中出现的藏族同胞们,也让人感觉这么亲。

同一个使命,同一个珠峰,让他们的心,他们的命,早就连在一起,水乳交融了。

所以是你,还是我,又有什么分别呢?

第二点是,前仆后继,生生不息。

当方五洲临危受命接过老队长的棒,当他将那根接力棒交到李国梁的手中…这一代又一代的精神传承,让我想起《愚公移山》中的句子:

虽我之死,有子存焉;子又生孙,孙又生子;子又有子,子又有孙;子子孙孙无穷匮也,而山不加增,何苦而不平?

正如某位影评人所言:中国梯,其中的精神是传承。

第三点是,不抛弃,不放弃,让事情是它本来应该的那个样子。

这句话的意思是——义。

而“义”的意思是,不问值不值,只问该不该,无论何时,都只做该做的事情。

于是当李国梁在大风口犹豫了一下,无奈但又决然地继续迈开脚步;当他在悬崖上割断命悬一线的绳索,然后用仅存的力气将摄影机抛向同伴:“我要你们继续。”

当方五洲逆风而行,向着雪崩的方向,用血肉之躯守护升起国旗的觇标。

当方五洲用沉静的声音缓缓说道:“我会选择死,保住摄影机。”

我深深体会到,什么是事情本来应该的那个样子。

这就是我心中眼中,《攀登者》的中国魂。

下面写写我喜欢的人物。

个人最喜欢的人物是曲松林,之所以喜欢他,因为剧作家为这个人物设置了复杂的规定情境,更容易塑造出血肉丰满的人性。他在每一个情境的变换之下,每一个人性的转折,都非常动人。

电影开场,一次雪崩带走了老队长的生命,方五洲临危受命接任队长,他带领着曲松林、杰布登顶珠峰,曲松林是摄影师,本应在峰顶留下影像,却因意外,方五洲为了保住曲松林的性命,替他扔掉了摄影机。

“如果让你选择,你是愿意拼死保住摄影机里的那些数据呢?还是愿意丢掉摄影机,自己活命呢?”

自从下珠峰之后,他的人生就活成了这样一个执念。

生命与荣誉,小我与大我的两难抉择,曲松林和方五洲对饮的这场戏,处处充满尖锐的拷问和凌厉的机锋。

“没能留下数据,都是因为我。”

放弃宝贵数据换来的生命,在曲松林而言,只是一具行尸走肉而已。

他想用生命给祖国一个答案,可是这个答案,却永远给不出去了。

老队长的遗像前,他毅然拂袖而去,打落一个空啤酒瓶。

那一刻,仿佛他的性命,也如同这啤酒瓶一样玉碎了。

那是他用他已经许给祖国但没能许出去的性命,逼着方五洲誓师。

在电影前半段的这种种情境里,演员张译的表演总是斩钉截铁。他的声线句句朝下,杀伐决断,掷地有声。

很喜欢登山队训练营,曲松林化身魔鬼教练的戏份。

当他说出:“有人能做到。”带着欣慰的笑容看向方五洲,那一眼,就好像他自己活在了方五洲的身上,活在了方五洲顶天立地的膝盖上,活在了方五洲背负千斤的肩膀上,活在了方五洲屏住呼吸的胸腔里…

而之后,他把他的命许给了方五洲的继任者——李国梁。

“我不是针对你,我是珍惜你。”

张译本人解释:曲松林化身魔鬼教练是因为珍惜李国梁的生命,希望他登上珠峰,活着回来。

而我从曲松林身上看见的分明不是这样,我只看见他将他的心,他的眼,他的腿,都托在了李国梁的身上。

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眼,我的腿,我的心。我的未竟之志,希望活在你的身上…

也许正因如此,他在李国梁身上一手导演了他一直想要完成却没能完成的“玉碎”剧本。

拖回李国梁尸体的时候,他步伐沉重,如同一下子老了十岁。

“我错了…”

唉,这真是,一生一死两难忘…万古只有雪茫茫。

写完喜欢的人物,最后再写写个人心目中,这部作品的遗憾吧。

最严重的问题,就是爱情线相对多余,分散了作品的核心主题。

爱情固然是艺术永恒的主题,但这部作品最核心的主题仍然是爱国。所以爱情如果不能与爱国融合在一起的话,就会打散了一部作品的“神魂”。

好的作品应当是“形散而神不散”,个人理解,“神不散”的意思就是,主题只能有一个。

正如某位影评人所说的,一部作品只能有一个核心矛盾。

章子怡的表演很好,但徐缨这个人物是一个爱情至上的小女人,不是说她不爱国,而是说她的最高任务和贯穿动作是爱情。

那么李国梁和黑牡丹、杨光和赵医生的爱情戏,其实也冲淡了作品那种“众志成城”“万众一心”的感觉。

甚而杨光这个人物的动机设置,也与影片的主旋律颇不协调。

也正因为主题被打散了,所以使得每个人物的心、力无法拧成一股绳儿。

其次,剧作家、导演、剪辑师对情节结构、节奏的把握还有一些不足。

如果说,爱情线的设置是这个剧本的先天不足。那么,登山戏的节奏,则是作品的重大遗憾。

本来就是一部登山题材的作品,但登山的惊险场面运用太多,后面高潮上不去,容易审美疲劳。

所以,中间那次登山拉练,是不是可以考虑取消?

剧本的起承转合,开端,发展,高潮,结局,是不是可以再好好斟酌一下?

如若不然,就显得情节有些平,不说流水账吧,也有平铺直叙的感觉。

最后一点,可能是我个人的高标准要求了。

那就是不妨思考一下,影片的艺术性如何提高?

目前作品对登山的表现,还是偏于写实。

这就容易使那些攀登场面变得只是攀登了。

而攀登背后蕴含的精神,却并没有从镜头语言中体现出来。

导演本身是动作片出身的,而演员吴京也以惊心动魄的动作见长。

突出动作,这并没有错,但如何使得动作背后蕴藏的精神和,以一种近乎象征的方式表现出来,这便考验导演的功力了。

写到这里,我不由想起陈凯歌拍摄《黄土地》时对演员说的话:“你肩上担的那不是黄河水,那是五千年的中华文化。”

技术本身是电影的外在形式,那么如何做到“以形会意,意因形生”?如何进一步做到“以神驭形”乃至“惟存一神,脱略形迹”?

这便是剧作家、导演值得思索之处。

作为观众而言,比起惊心动魄的动作戏,我更加希望看到,攀登者的每一个脚步,是如何走出信仰,走出神魂的。

是想通过登山场面,看到中国人民,中华民族,是如何站起来的。

而不仅仅是感官上的惊险、刺激乃至悬念。

补充一点遗憾,正如本文评论中的所言的,影片未能突出登顶珠峰的历史意义。

整部作品的两次登峰行动,都没有与时代背景紧密结合起来,因此其中蕴含的国家、民族感情,也不容易呈现。

其实这部作品如果处理不好,容易拍成一部纯登山题材的动作片,目前的呈现不能说尽如人意,如果能将当时的历史背景、国际关系,好好写一写,不是以方五洲个人为视角,而是以国家为视角,去写写我们国家的处境。则爱国主题更加凸现,而国家和个人之间,也能够联系得更加紧密了。

爱国爱国,立场自然是国,不站在国的立场上,爱国感情自然难以呈现。(这一点《走向共和》就很好)

《攀登者》观后感悟【5】

昨天我朋友说一句话挺对的:主旋律的电影其实挺好拍的,因为基调已经定了。

攀登者没拍好,说实话真的是挺匪夷所思的,因为这个演员阵容和题材,按理说,就按照最简单的故事线拍出来都不会太差。

可结果是这电影还是拍砸了。让我们来看看导演到底是进行了哪些骚操作

首先,最大的问题就是故事连贯性太差了,各种片段强行剪辑到一起。

吴京回忆自己第一次珠峰登顶,吴京和章子怡跑酷表白,吴京受委屈下锅炉房,井柏然和藏族姑娘掉冰沟里人工呼吸,杨光和大夫说自己为了父亲的梦想,雪山拉练等等,混乱的拼凑到一起,看的人忍不住想问导演:你到底想表达什么?友情?爱情?父子情?

想展现大背景下小人物的情感当然可以,但是和主线配合不好,硬凹,就成了一锅粥。

另一个问题是电影的节奏。上来就是一段宏大音乐背景下的登顶回忆,让人忍不住问一句电影已经结束了是吗?电影本义如果是想讲爱国和登山,就应该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节奏,才会有中间或结尾情绪高潮的爆发,但是这个电影怎么做的呢?意图激动人心催人泪下的bgm几乎贯穿整个电影,后续的二次登山会碰到状况,例如雪崩,成员牺牲,登顶等大场面在吴京的第一次回忆和后面的雪山拉练中都伴随着bgm反复出现了,因此本来应该情绪紧张,情节高潮的点看到后面已经觉得乏味。

其次,这电影的梗太烂了,井柏然和藏族姑娘一起跌落冰沟,然后人工呼吸,吴京章子怡爱而不能在一起,最后子怡吐血而亡,成员们吸着氧发着抖听他们俩谈恋爱这种情节,让人怀疑导演是偶像剧看多了吗?还是那种台湾古早偶像剧。以及第一次登珠峰吴京选择保张译的命不要相机,后面就对应井柏然为了相机牺牲自己,同时大声命令队友一定要登顶的情节,导演,这种对比手法真的看的人昏昏欲睡,在井柏然要当队长的时候全电影院的人就知道你要这样拍了,而且你竟然能毫无悬念的就出现这段情节,当时我就理解了导演,他只是一个上班摸鱼完成任务的普通人!

再者,bug太多了,比如子怡是气象学家,张译作为副指挥却一次又一次不听她的,还是让大家冲冲冲。再比如在雪山里,谈恋爱要大声吼,找人要大声吼,跌落悬崖临死前命令大家的时候还在大声吼,同志们,会雪崩的啊!

至于后期配音和口型对不上这种问题都懒得说了。

说实话,看电影的时候,能感受到演员的身体和精神都很辛苦,付出了足够体力和感情,整体感觉就是挺可惜的。

电影本身想传达的爱国主义和攀登情怀,在这锅粥中变成了空洞乏味的口号。